有一个妓女叫“春晚”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动物也到了发情的季节,人也是动物,但人发情不分季节,不分时间。这不门口的工地开始施工,农民工陆续的进入工地,最近下班发现工地门口的一些小平房也开业大吉。
话说刚来帝都我总认为这里是纯洁的圣地,后来通过几位“前辈”的指点,明白了我是错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