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狗”

前阵子突然又有养一条狗的想法,狗这种动物有时候比人忠心多了,但想养条不咬还听话的还得找找,看了几篇文章其有介绍几种中国特有的狗,有那种皮包骨头贼拉能跑的细犬,还有那个憨头憨脑长毛搭瞎的京巴,某篇文章着重的介绍了松狮,说丫在清朝居然是猎犬——抓兔子的——我搜索了脑海里一切有关松狮的印象,尼玛没有一条能跟抓兔子挨上边儿的,这编辑一定是疯掉了。
Continue reading

玉帝与西王母不的不说的事


转了N世的导游菩提对游客们说:“自从500年前孙悟空打败牛魔王之后就再也没有妖怪了。”
玉帝想:自从周朝立国以后天界就再也没有老大了。

《西游记》里最与身份不符的两个人:一个是唐僧——这位号称是如来二弟子金蝉长老转世的家伙,除了胆小懦弱就是偏听偏信冤枉好人,与佛门弟子的无畏慈悲大相径庭。第二个就是玉皇大帝:这小白脸儿据说是修炼的N多劫才坐上宝座,可他整日除了饮酒作乐就是听歌赏舞,连一件拿的出手的宝物都没有,以至于被人打得只知道喊“救命!”

Continue reading

系“临时工”所为

今儿发现,城管的管和撸管的管是一个字。城管这个词是中国自我亵渎的特殊象征,而这个特别之物使得中国各个大大小小的城市由露阴癖一年年一天天变成暴露狂。

我一直就琢磨不明白,临时工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如果是临时的,应急之用,用完就应该淘汰掉了。
如果临时可以长期使用,那还要编制干嘛用?
拿临时当永久,这恐怕也属于咱中国特色。
反正媒体报道政府什么事只要一沾上“临时工”,准他妈的走样!

Continue reading